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秋心缘

更多精彩文章在个人网www.qqxy99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情韵一品】何日平胡虏  

2008-09-24 16:31:14|  分类: 七、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夫君见字如晤:
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。几度东风,几度飞花,几度黄叶飘零,但见繁华落尽,天地又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此时,碧天如水夜云轻,妾身想起那万里未归人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断魂远,此恨无人说。剔尽寒灯梦亦难成。起来独自绕阶行,四周庭户无声,唯见金波淡,玉绳低转,不知西风几时来,却是夜已三更。忙完一天的家务,每晚安顿好尧儿睡了,白天的琐事都会从心底渐渐淡出,如潮的思念纷沓而至。此时,只合来思念。忆君心似西江水,日夜东流无歇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嫁

   君记否,当年我们的相识?妾曾记,那年,妾身娉娉袅袅十四馀,与君相识在长干君家何处住?妾住在横塘。停舟暂借问,或恐是同乡!那凌波不过的横塘啊,是妾一生魂之所系,梦之所系,更是妾永不能忘却的依恋所系。彼时,妾正锦瑟华年,君亦豪情万丈。十五为君妇。琴瑟两合鸣。
   
君记否,那年社日,仙苑春浓,小桃开,乍雨乍晴,轻暖轻寒,桑柘影斜春社散,家家扶得醉人归?人人脸上写满了笑意,归来,我们意犹未尽,于是,添酒回灯重开宴,夫君醉意朦胧,举杯邀明月,抒意且壮怀,妾身换上那家常绿萝衫,随意且慵懒,三千发丝尽情披散,夫君迷醉地抚着嗅着,笑说你看到了黑色的瀑布。妾亦含笑!

  绿酒一杯歌一遍,妾身再拜陈三愿: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常相见!

  枕前发尽千般愿,要休且待青山烂。郎意浓啊妾意浓,只想常相守,不愿有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

  当年山盟言犹在耳,然好景不长,美梦不再。与君携手不及十载,边塞狼烟四起,朝廷征兵抗敌,凡十四男子,皆从军赴边塞。君亦在征兵之列。不日,将别妻离子边塞行。

  郎啊郎,从此与你一别音容两渺茫,横塘家中日月长,让妾怎生得过?妾怎舍得放你去呀?郎啊郎,这一别,关山魂梦长,鱼雁音尘少,到底是生离,还是死别?从别后,便是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?宁不痛煞人哉?

  敌寇来犯,朝野震惊,良人远行,痛断肝肠的岂止妾身一人?那送别的场面啊,怎一个字了得?只见长安古道耶娘妻子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。牵衣顿足拦道哭,哭声直上干云霄。这一去啊,又是长风几万里,吹度玉门关,怎不教人痛彻心扉?这一去啊,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归?又怎不使人一别一回头,一回肠一断?别亦难!别亦难!那白发苍苍年迈人执着儿子的手,死也不撒,痛哭流啼,几欲绝倒的送别凄惨场面,至今还历历在目,浮现在妾的眼前,挥之不去,忆之断肠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!

妾犹记,君临行,眼里那抹深切的痛与万般不舍,更郑重的叮咛再三,家中一切交与妾身,万毋以君为念。此一去,当奋勇杀敌,以期早日凯旋归来,合家团聚。

想至此,妾身再次痛绝于地,难以自已。细想从来,断肠多处,不与这番同。罢罢罢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             

   未知君在戍边处,一切安好?戍边将士闻那不知何处吹芦管时,可是一夜征人尽望乡?那芦管声声,引发了多少征人的思乡情节?西楚霸王兵败乌江,四面楚歌功不可没。想君那行闻听笛声必也是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!莫莫莫!

天将寒,妾身更怕君寒。每晚灯下必为夫君亲絮征袍,虽说素手抽针冷,哪堪把剪刀。但想到夫君征袍加身时,暖意倍增,或可多杀敌寇几人,就顾不得许多了。左一针,妾身念一句平安,右一针,妾身道一声保重!君可知,这绵绵密密的针线里,寄予了妾身几多绵绵密密的情意与祈盼?剪不断,理还乱。

             

  缝制好后,妾身多想学学那孟氏姜女,万里送寒衣,寻回我的郎君?从此郎情妾意,花前月下。但妾深知,妇人在军中,兵气恐不扬。可妾身不去,周围百里,家家无壮丁,户户皆妇孺,真个是欲寄征衣君不还,不寄征衣君又寒, 寄与不寄间,妾身千万难。夫君啊夫君,可否万里鱼雁飞,告之妾身该如何?如何?

挂念忧虑中,只盼军营能早发征衣,让夫君少受冻馁之苦。凛凛寒风一阵紧似一阵,夫在边关妾在吴,西风吹妾妾忧夫,一行书信千行泪,寒到君边衣到无?


             
 相思欲寄无从寄。
唉,这万千恼人的愁绪,人间没个安排处。明月楼高,休去独倚。晴空日,也拟泛轻舟,只恐双溪艋艨舟,载不动,许多愁。无奈,妾身只好寄望于三更梦里。但愿好梦留人睡。
唉,可是啊,就连这梦,也不教人做个顺畅。
唧唧喳喳,哪来的黄莺儿,不住在外啼鸣。
打起黄莺儿,莫叫枝上啼,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
这恼人的黄莺儿啊!为何不怜念君甚甚的闺阁幽梦人?这恼人的黄莺儿啊,真真恨煞人!

             

   忆君情,思君恩,盼君归! 你听,夫君,此时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,秋风吹不尽,总是玉关情,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?这是千家万户齐声发出的呐喊之声,它们怒吼着,冲撞着,汇聚着,汇成溪,汇成河,汇成江海,终于凝成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和气势,向着苍茫大地,一再又一再,发馈出震耳欲聋的声音: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?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??何日平胡虏,良人罢远征???

   夫君,可曾听到?可曾听到?天地也为之风云变色,呜咽悲鸣,无语凝噎……
此时,梧桐树,三更雨,叶叶声声诉别离啊!
这连年的征战何时休?何时休?妾的夫君何时归?何时归?
盼君归,春日怕见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侯;
盼君归,夏日独倚望江楼,千帆过尽皆不是,斜晖脉脉水悠悠;
盼君归,秋日望断关山路,归雁虽是旧相识,山长水阔君何处;
盼君归,冬日玉阶空伫立,天涯霜雪霁寒宵,蓬门何日为君开?

  夫君,别后不知君远近,触目凄凉多少闷。
天已将晓,别梦难成,脉脉人千里。念两处风情,万重烟水。
亮儿似乎醒了,妾身就此搁笔。
道声万福,念声平安!风回处,寄一声珍重,两地潸然!
妾盈盈泣上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